2022-06-30宠物医院这些“潜规则”你知道吗?

  近年来,国内宠物经济快速崛起,宠物医疗成为宠物食品外最重要的刚需型消费,占据了整体宠物市场的29%。不过,国内宠物医疗起步较晚,刚开始进入快速增长的阶段,相关政策还有待进一步规范和落实,看病难看病贵成为爱宠人士的一大心病。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宠物医院存在价格混乱、医师水平参差不齐等现象,而消费者最容易踩坑的问题,则集中在医疗项目事后报价、检查繁琐价差大、医患纠纷难定责等事宜。

  对宠物主来说,一旦毛孩子有啥异常走进宠物医院,治疗、买药要花多少钱,往往没机会选择判断,结账时才知道吞金兽的战绩。济南市民马女士近期向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反馈,哪怕已有多年养宠经验,她仍对宠物医院不明码标价的现象难以接受。我的猫黑下巴,也就是毛囊炎,去医院开个药,医生二话不说就打开一管药抹上了,结账时付了180元,后来才知道类似的药市价也就几十块钱,其实这个小毛病用一管几元钱的红霉素软膏就可以解决。

  济南市民刘女士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因为自家猫咪耳部发炎,她带猫四处求医,去了很多家宠物医院。有的医院帮猫咪洗洗耳朵,上点药,都不收费,有的医院却打开一管新药就用上,根本不问我的意见,结账时才知道花费两百多元,难道宠物医院的收费标准全部取决于医生的良心吗?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查询发现,关于宠物医院收费流程无明细、不规范的投诉也有数十条。

  对于消费者反馈的宠物医院不明码标价的情况,记者走访了多家济南宠物医院调查。多数宠物医院内,都在显眼处张贴营业执照、动物诊疗许可证,都

  设有货架摆放着各类宠物食品、药品等,这些商品基本都能做到明确标价,还有几家医院会在墙上张贴绝育等常见项目费用。但是,在医生对宠物进行诊治时,却往往不会直接告知消费者治疗项目和所用药品的价格,如果消费者不明确提出疑问,则一般只能在前台结算费用时了解具体费用。在多家宠物医院前台,记者注意到,不少消费者都会在结账时才询问价格明细。

  宠物医院是否应有统一的定价标准?消费者是否应被提前告知消费价格?上海段和段(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思程表示,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第八条规定,宠物医院作为经营者有义务公开其治疗项目、药品的明确价格和服务内容,在消费者决定消费前,经营者没有任何权利可以强制消费者消费,消费者拥有比价权利,如存在不明码标价或者价格欺诈等问题,是严重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如构成价格欺诈等情形的,经营者还可能会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除了价格上开盲盒,消费者投诉最多的问题还有繁多、昂贵的检查项目。截至发稿,黑猫投诉平台上有774条有关宠物医院的投诉信息,其中三成以上都在反馈宠物医院诱导进行没有必要的昂贵检查,包括瑞派宠物医院、瑞鹏宠物医院等连锁品牌。

  济南市民刘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刚购买了一只猫,就被猫舍工作人员建议去山大路一家宠物医院查体。医生拿了五张试纸,对粪便进行检测,给我看了一眼抗体试纸的变况,告诉我猫咪很健康,就花了500元,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进行这个检测,为什么一张试纸就值一百元。

  无独有偶,同为猫奴的宋女士曾向媒体反映,自己在发现猫咪粪便异常后,去宠物医验血、验便,医生看了几页化验单说了句:可能是吃多了。为了这句线多块钱。

  这些检测是否有必要?宠物医院是否在利用检测项目不合理增收?对此,资深宠物行业从业者李女士告诉记者:该查的不该查的都查,查的结果也不一定准确,经常换一家医院一个结果,消费者只能寻找熟悉的医院和医生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2020年中国宠物消费市场报告》显示,高定价的宠物医疗项目占据宠物消费的最大一部分,2020年年均猫狗医疗消费约合1501.65元。虎嗅的一篇报道中提到,目前新瑞鹏门店医疗项目客单价为600多元。对宠物医院的定价标准,马思程解释道:宠物医院目前与医院的概念与规则完全没有关系,宠物医院目前拥有对动物诊疗过程中的定价权,这也尚未列入政府定价范畴和政府价格目录。

  虽与医院的概念完全不同,但在出现医疗过错争议时,宠物医院也免不了医患纠纷。日前,青岛市民刘先生向本报记者投诉,2月22日,自己带自家蓝金渐层公猫去青岛九水东路一家连锁宠物医院做绝育手术,猫咪却在术后三小时内抽搐死亡。

  回忆起当天的经过,刘先生气愤地表示,术后我的猫挣扎抽搐,医院也不让留院观察,说这是正常现象,让我们回家了,后来猫死在家里,他们就说无法确定是医院的责任,我签了知情同意书,应该自己承担风险。公猫绝育是一个很简单的手术,怎么就能致猫死亡呢?难道医院就不用承担责任吗?在多次与宠物医院沟通无果后,刘先生拨打了12345维权,相关部门回应称该医院资质健全,只能双方协商处理。

  随后,刘先生将投诉信息发至社交媒体平台,并多次联络医院。如果可以,我只希望猫能健康,不想要钱,但事已至此只能商量经济赔偿。刘先生表示,自己当初买猫就花了一万多,养育过程的花销、付出的感情就更不用提了,希望收到1.5万元的赔偿。经协商,宠物医院最后赔偿了5000元。

  因为双方都无法证明猫咪死亡的真正原因,我也没法进一步维权了。刘先生表示。记者拨打该宠物医院电话咨询赔偿依据和猫咪死亡原因,对方表示事情已解决,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了解到,发生宠物医疗纠纷后,宠物主人和医院方往往各执一词,多是以沟通协商为主。据《宠物消费纠纷与投诉调研报告》,近75%的被调研者认为维权没有结果或不满意。据媒体报道,此前也有市场监管局表示,如果遇到宠物医疗纠纷,他们会对涉及医院进行走访了解情况,也会积极协调双方之间的矛盾。但是,目前无法进行宠物尸体的检验。

  对于宠物医患纠纷问题,马思程表示,如宠物医院诊疗过程中可能构成侵权情形,其归责原则适用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一般过错责任的规则原则,这与法律概念上的医疗损害责任并不相同。如宠物主人希望诉诸法律途径,根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被侵权人需举证证明侵权人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行为,且与损害结果存在因果关系,一般情况下举证难度相对较大,且现在对宠物医疗事故的鉴定还是空白阶段,所以维权难度很大。建议消费者在选择宠物医院时多方了解,避免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