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1疫情下的驻院宠物医生:与毛孩子同吃同睡的双向治愈

  东方网记者柏可林5月20日报道:翁治天是一名宠物医生,过去一个月里,他和同事为了照顾生病的小动物们,住进了宠物医院,与毛孩子同吃同睡。和动物相处的过程是双向治愈的,翁治天觉得,和小动物在一起,时间似乎没有那么难熬了。

  翁治天是上海湃皓思动物医院的院长,医院平日里有17名医生和助理,来诊的动物种类既有小猫小狗,也有兔子龙猫,甚至连蜥蜴羊驼等异宠也不少见。

  三月下旬,上海疫情形势严峻,当得知4月1日医院所在的浦西地区将实行封控管理后,医院迅速启动应急程序:由工作人员把在院的小动物都带回家照顾。跟随翁治天回家的是一只大狗:“它是被遗弃的,后来被我们收治了。”

  四月中上旬,在取得农委“白名单”许可和街道出行许可的前提下,翁治天和另一名医生、助理入驻医院,在闭环管理的同时,为更多需要救治的小动物服务。

  “到了晚上就把行军床铺开,和兔子睡在一起。”从小都做过鸡兔同笼的算术题,可如今真的要和兔子同眠了。兔子对温度极其敏感,上海的五月已经有了初夏的味道,晚上不能开空调,对人来说还真有点热。

  吃饭也只能随便应付,好在小动物们的饲料都还充足,医院前置仓备足了饲料和一些常用药。看着一箱箱毛孩子的口粮,翁治天觉得心里不慌了。

  因为医生人手有限,目前医院只提供急诊服务,通常都由跑腿小哥负责把生病的小动物从主人家送到医院来。“我们收了几只10多岁的老年动物,它们早已成为家庭的一份子,我们理解主人的心情,虽然主人并不会给我们太大压力,但我们一定要尽全力救治。”翁治天说。

  医院里的小病人有四只狗狗、两只猫猫、四只兔子、一只龙猫、一只土拨鼠、一只刺猬,还有若干只乌龟。兔子是急诊的“重灾区”,病因多为断草断粮所致。“封控后,兔子的口粮难以买到,很多主人用胡萝卜、卷心菜甚至小区绿化带里的草替代,但其实兔子并不能长时间吃这些,会导致肠胃疾病,后果就是不吃不拉或拉稀精神萎靡。”翁治天说。

  经过这些日子的陪伴,小动物们对宠物医生建立了信任感。翁治天打开狗狗观察室的门,说:“这两只博美犬已经十四五岁了,送来的时候一只瘫痪了,一只呕吐不肯进食。经过我们的治疗,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下来。”说话间,狗狗主动把脑袋伸到翁治天的手掌下求抚摸。“乖,你的主人很快就能接你回家了。”翁治天对着狗狗说。

  很少有人知道,每年四月的最后一个周六是世界兽医日。今年的节日,翁治天是在医院里和毛孩子一起度过的,一天工作结束,他在朋友圈有感而发:“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感谢每一位坚守在医院的宠物医生和助理们,保护和治疗这些我们所爱的小宝贝。”